2006年12月21日 星期四

(華)日本時代的教育雜想

2006.04.20

今天有人在PTT台灣歷史版問台灣學校資料的下落,我忽然想到一個故事。

以前聽過一個很感人的故事,據說是第幾高女的故事,話說戰後國民黨奉盟軍命接收台灣,接收學校時,日籍老師問戰後的老師說這個學生資料要不要保存,他們說那個不重要。可是日籍老師顧及以後學生可能需要這些資料以補發畢業證書之類的,所以大家分一分帶回日本,連自己的行李都沒有帶。那時日本人遣返回日本時,被限制行李重量,所以老師為了學生的權利,連自己的行李都可以不帶。後來據說真的有學生需要畢業證書,又跑到日本去跟老師見面才拿到學籍資料證明,也才可以補辦畢業證書之類的。


這個小故事是我8年前聽王世慶老師(真是一個仁厚的長者,印象中只要問他問題馬上就會立刻起立,而且知無不言,提攜後進不遺餘力,感覺得到他那一輩特有的氣質)說的那時老師以和緩地語氣說出這個故事,說這是他在一本回憶錄中看到的,我的眼淚那時差點掉下來。這種為學生著想的老師才是真正作育英才的老師,難怪台灣的老一輩很多都很懷念日本時代的老師。

沒有留言: